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绝对一番 >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一定要幸福啊,白木君

第四百三十七章 一定要幸福啊,白木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白木桂马的婚礼严格说来,可以算是举行了两次。
  一次是在光枝的老家,在那里举行了传统神前式的婚礼,然后就回了东京办喜宴,顺便举行人前式婚礼仪式——他和光枝当着所有来宾的面宣读结婚誓词,请所有亲朋好友见证他们成为相伴一生的人,然后接受众人的祝福。
  基本上,用时半小时就可以开吃开喝了。
  所以,相比于仅限于两个家族参加,祝酒就要338次的神前式传统婚礼,人前式婚礼更简洁也更热闹,也更适合快节奏的大都市,目前在东京很流行,很受年轻人的喜爱。
  起码不拘束,没那么多条条框框,随意了许多,甚至服饰可选择的范围都能大不少,比如今天就有很多来宾穿了黑色或白色的服饰,这要放在神前式婚礼中是有些失礼的。
  千原凛人就很喜欢这种高效又快速的婚礼模式,看着白木桂马牵着光枝的手在台上深情致辞,嘴里忍不住啧了一声,下意识的看了宁子一眼,而宁子和他心有灵犀,几乎同时望向了他,但温婉一笑后,小声耳语道:“凛人君不要做梦了,我们不可能这样的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我们家是大寺庙呀,我结婚肯定是要举办佛前式婚礼的,就和我父母一样。”宁子笑得更开心了,“你想象不到的繁琐,全套流程下来要四天半,到时有你的苦头吃。”
  这特么的……
  千原凛人这才想起来自家女友出身于一个历史悠久的曰本佛门支派,想来结婚肯定是在庙里,八成还要进行“古流仪式”,弄些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东西,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——曰本佛前式婚礼渐渐采用的人越来越少不是没原因的,估计一般新人都受不了。
  他一肚子槽吐不出来,但他还是轻轻握住了宁子的小手,微笑道:“没关系,只要不打算让我当和尚,我都能忍。”
  想要有所得,就要有所付出,为了滑滑女友,四天半不算什么。
  宁子感受到了他的心意,笑得更开心了,但没再说什么。
  她对采用什么婚礼模式其实是无所谓的,她本性上不是个固执的人,旅行结婚都行,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不听家里的话了,但千原凛人心思不在这些事上,很少考虑婚礼啊孩子啊这些,她却心里很明白——情况已经完全变了,他们结婚是不可能像白木桂马这么简简单单就了事的。
  如果他们的婚讯现在传出去,整个关西都有可能震动起来,大量和白马私募利益纠葛越来越深的流派、家族甚至政治党派都会蜂拥而至,而就凭这些人,她妈妈也不会允许简单念一下结婚誓词就结束,必然要大操大办一场。
  甚至,她的婚礼可能会成为白马私募向外界展现凝聚力,乃至彰显实力的一个好机会,已经不再是单纯两个人或是两个家庭的私事——她相信千原凛人也就是还没开始考虑这些,要是他开始考虑了,八成也会赞成麻烦一些,大操大办一场。
  这明显会对他的事业有帮助,也会对更多的人有利,他一定会这么做的。
  不过她也不是太在意,千原凛人尊重她、体谅她、关心她,哪怕有些时候表现得有些笨拙,但心意是真诚的,她完全能体会得到,心里其实有点小幸福。那她也愿意努力回报这份小幸福,好好照顾他、陪伴他,无论将来如何,无论有多麻烦,都愿意和他共同面对。
  人生中,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已经很难很难了,而人生嘛,就该且行且珍惜,永远也不要错过。
  她没再说什么,只是轻轻反握住了千原凛人的手,望向了礼台上兴奋的满面红光的白木桂马以及显得很娇羞的光枝,换了个话题,轻声问道:“凛人君,他们会幸福吗?”
  她和白木夫妇不熟,最多只能算是泛泛之交,但此情此景之下,她还是希望他们能获得幸福,有一个美好的未来,只是她可没有能看破时间迷雾的本事。
  不过她觉得自家男友有,她的心思其实很敏锐,总觉得自家男友好像可以预知未来,只是她个人涵养极好,往往看破不说破,从没有提过,免得男友为难,甚至被迫撒谎,但现在她很希望能从男友这里得到一个这对夫妇肯定会幸福的答案,忍不住就问出了声。
  而千原凛人想了想,微笑道:“会的,应该没问题。”
  白木桂马性格绵软,心思细腻,但在关键时刻也有不错的决断力,颇为有担当,能说得上一声是可以承担重任的人,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,而光枝的话,可能因为成长家庭的原因,她更贴近村姑的形象,勤劳、话不多、很怕给人添麻烦以及你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,哪怕超出她能力范围了,她也会老实去干,然后老实等着挨骂——不骂不行,你不骂她就会惶恐不安,束手束脚,觉得世界好像哪里都不对了。
  等狠狠骂她一顿,至少给她几个严厉的眼神,她就放心了,接着老实干活,一切如旧。
  他和这对夫妇接触比较多,觉得依他们的性格,在一起应该可以幸福,至少他们的选择都没有错——婚姻和恋爱是两码事,恋爱也许只有几年几月甚至几天的时间,不合则分,不存在什么道德问题,但婚姻是要承诺一辈子的,和一个没有自知之明、不知分寸或是不懂事,没长大,甚至三观有问题的人在一起,非常痛苦。
  到时,要么毁诺食言自肥;要么,就得忍着,顾及这顾及那,痛苦不堪——成了两难的选择了,智者所不取,所以才需要格外谨慎。
  千原凛人的思想还是比较老派的,他更希望向合适的女性做出承诺,而不是为了所谓的爱情或是荷尔蒙,为了一时脑袋发热就搭上了一辈子——比较功利的婚姻观,但从这个角度来看,他觉得桂马和光枝婚后绝对能过得不错,起码不会吵得不可开交。
  当然,更重要的原因是白木桂马比较有钱。他这六七年发展得相当顺利,无论是作为分集编剧还是作为主创编剧,收视成绩都很不错,分到了相当大一笔版税分成,而且没事还经常改编一下千原凛人的剧本当成小说出版,虽然仅是执笔,署名还是千原凛人,但千原凛人可没有亏待手下的习惯,一贯主张劳有所获,他确实没少赚。
  他现在的年收入大约在四千万円左右,而在东京,八百万円的年收入已经是相亲市场的抢手货了,他能一个顶五个——贫贱夫妻百事哀,他这收入,幸福的机率肯定比大多数人要高不少。
  千原凛人望着自己职场上的第一位部下,那个当初村上伊织丢给他用来打杂的助理编剧,很坚定地给出了一个几乎像预言一样肯定的答案,内心颇为欣慰——也许他的到来改变了白木的命运,不然也许白木桂马都可能不会和光枝有交集,但好歹不是坏事。
  所以,白木君,一定要幸福啊!
  …………
  简洁又明快的婚礼仪式结束了,接着就进入了喜宴环节,和华夏风俗差不多——人家跑来捧场了,还个个都送了份子钱,那是必须好酒好肉管饱的,不然实在说不过去,真就成了吝啬鬼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